鹅鹅鹅鹅鹅鹅

阿奔到家撒花!!jiojio圆圆的软糯小天使太可爱辣!什么时候能吸到猫简直留下了期待又羡慕的泪水,猫儿耶阿姨在远方爱着你们(吸溜(´థ౪థ)σ

白毛浮绿水:

18.12.6是一个大日子!因为那一天接了我家的小天使到家啦!
昵称大奔,本意为奔驰哈哈哈哈才发现阿豹是捷豹的豹。
狗豹吃醋狂魔,狂哈小天使,只好把它们隔离开。
大奔大概两三斤,因为极度不配合所以数据不明确。
三个多月的美貌小少年,过几个月后大概会变成像图一图二它爹那样胖乎乎呢~期待!

皮皮豹脑门的花纹真的好,好,看,哦。想疯狂抚摸。

白毛浮绿水:

皮皮豹的各种睡姿

【Doctor/Rose/Jack】The Phone Number

太太超可爱!太太的小甜饼太棒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ヾノ≧∀≦)o就喜欢这么贱兮兮带坏乖宝宝的Jack!博士对Rose明晃晃的销售陷阱:其实只是假装让你选一下,总之就是你怎么选都是要喜欢我啦~(捧脸脸)

七把锁:

灵感起源于这张图片


小甜饼,现在的博士是9th


涉及9/10/13/Rose/Jack 关系很混乱完全没有逻辑。


就是甜嘛




Rose被一个金头发的女人抱了个满怀。


 


“嗨!”金发女人说道,接着像是喝醉了一样埋在Rose的颈窝里咯咯直笑,在Rose因为喷在她颈窝里的鼻息不自在的僵直身体后又立刻退开,将一张窝成一团的纸条塞进了她的手里。


 


“打开它。”金发女人离开前对着Rose眨了眨眼。


 


“五十二世纪,”Jack仿佛闻到腥味的猫一样立刻从吧台挤到了Rose身边,咧开一个十分不怀好意的微笑说道,“人们早就不在乎你是男是女,他们连你是不是人都不太在乎了。百分之一百是一串通讯号码,如果你不要……”


 


“是两串,”Rose把那团皱巴巴的纸摊开,举到空中好在酒吧里仅剩的一点灯光下看清楚纸上的内容。


 


“哇哦,”Jack站在她身后,毫不费力地抽走了她捏着的那张纸条,语气简直堪称激动“做个交易吧Rose,我知道你接受不了。”


 


“还回来Jack!”Rose试图从上校的手里夺回那张纸条,但Jack伸长了右手高举在空中,左手还顺势钩住了她的肩膀将她牢牢固定在自己身前。“也许我改变主意了呢。”她在Jack看不见的地方舔了舔自己的虎牙,话里带着调皮。Jack几乎是立刻笑了出来,Rose紧贴着他胸膛的脑袋都能感到一阵颤动。


 


“那我们就问问他们愿不愿意再加一个人。”Jack毫无罪恶感地接到。


 


“所以纸条上到底写了什么?”Rose掰着Jack横钩在她胸口的胳膊问道。


 


Jack全程憋着狂笑给她念完了下面这段:


 


“嗨,如果你不是给,我的朋友觉得你很可爱,这是他的电话:XXXXXXXXX。空行空行空行空行空行,括弧如果你是给,这是我的:XXXXXXXXX括弧完毕”


 


“他们人在哪,Rose?”Jack俯下身体对着Rose的耳边说道,“选一个,剩下的那个留给我,或者如果你觉得两个都不想要……”


 


“Jack!”Rose满脸通红,挣脱了Jack的拥抱,从他的手里抢过了那张更加皱巴巴的纸条。


 


她对着灯光自己看了一遍,接着茫然地环顾了一圈酒吧试图找到刚刚的金发女人,然后在一群形态各异的外星人里她突然找到了他们。


 


一个头发狂野瘦瘦高高的棕发男人,穿着旧旧的驼色风衣和西装,身边就是那个金色头发的女人,披着一件灰色风衣正在喝一杯看上去绝对不是酒的东西。棕发男人正在和那个金发女人说着什么,然后突然间将目光转向了她。


 


Rose几乎是立刻低头整理了头发和衣服,等她再次抬起头,那个男人隔着人海精准地朝她送了个wink,然后露出一种几乎带着孩子气的天真笑容。


 


Jack吹了个口哨。


 


金发女人立刻对这种仗着性别身高优势进行不公平竞争的行为表示了谴责,她努力踮起了脚尖高举一只手盖住了她的朋友的帅脸,然后转过身对Rose举起另一只手打了打招呼。


 


Jack发出了一声不知道想到什么画面反正不是什么好画面的邪恶笑声。


 


“如果你和我想得一样……”Jack说。


 


“不了,谢谢。”Rose几乎是立刻打断了Jack的痴心妄想。


 


“有时候人需要迈出勇敢的一步,”Jack简直停不下调戏的恶意,“去牵那个金发女人的手,把那个男人留给我。”


 


“是啊,想得美。”Rose翻了个大白眼,心里却在偷笑,“博士还在等着我们回TARDIS呢。”


 


“博士和TARDIS在一起呢,我们偶尔打破一次宵禁也没什么,高中生!”Jack抬眼看了看远处还没离开的那两个人,撺掇乖宝宝的念头愈发强烈,“你至少可以存个电话号码。”


 


“Jack,”Rose突然疑惑地说道,“他们的电话号码一模一样。”


 


“兄妹?”Jack拿过那张纸条又看了一遍,“我猜我现在最好不要告诉你我在想什么。”


 


“她说了是‘她的朋友’。”Rose看向了那个金发女人,对方立刻回了她一个微笑。


 


“兄妹阋墙,”Jack下定论,“越来越刺激了。”


 


“停下,Jack,”Rose阻止道,“在TARDIS把你赶出去之前马上停下。”


 


“你可以给他们打个电话问问清楚,或者现在就走过去牵走那个金色头发的。”Jack十分诚恳地提供建议道。


 


“而你就那么喜欢那个棕色头发的?”Rose简直称得上是嫌弃地瞥了上校一眼。


 


“人生得意须尽欢。”Jack毫不愧疚。


 


于是Rose开始拉着他往更安静的地方走去,然后掏出了手机。


 


“不如这样,你选第一个接电话的,剩下那个留给我?”Jack贼心不死。


 


而Rose几乎是忍不住一般朝他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半分钟过去了,没有人接电话。


 


“太吵了,估计他们没听见。”Rose按下了挂断键。


 


“所以说,你不如直接去打个招呼算了。”Jack说道


 


就在他们准备向那对男女走过去的时候,Rose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她几乎是立刻接了起来,“你好?”


 


“Rose?”博士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个号码的???”



小天使到来倒计时,渣娟翻脸不认豹也倒计时哈哈哈哈哈哈

白毛浮绿水:

下午午休睡醒发现这家伙也在我床上睡。
你谁,走开啦

啊。。。。。嫉妒到变形了!!只能期待过年了搓手手

白毛浮绿水:

来自皮皮豹的照骗和这个月即将接回家的软萌小天使~
跟老妹出门去看猫把一家大小的猫都给撸了个遍的我们回家看到阿豹总有种出轨的心虚。
豹:哼,你还知道回来

喵站发图,发得出来就是胜利。

(然而还是备份到老福特惹(。

清晖园非~常漂亮。

到!广!州!惹!

时隔多年,我又拖人进了士兵突击的坑,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把人家的爸爸一起拖进坑,迷妹胜利!

看到(喵站)Local上的北方小伙伴们讨论棉裤大衣,穿着短袖还有点热的我深刻体会到我真的是个南方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