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鹅鹅鹅鹅鹅

话说,今天(昨天啦)(已经是去年啦)中午去饭堂打饭回来,碰到班上一个互相不太待见的男生,不待见程度大概是互相知道自己不受待见,如无必要不会交流,实在要交流可以假装和平塑料同班情那种。然后我和他在打饭队伍和打包点反复相遇五次,我低头买饭假装没看见他,他也非常努力地秦王走位一直绕到我背后,可能真的以为我没看见他(也可能是第一次相遇的时候错过打招呼的时机),总之非常完美地视而不见了。开心,第一次觉得有点欣赏这个人,这就是同理心的力量啊。

评论